新消费是年轻人的精神马杀鸡

李子柒事件“余震”:网红纷纷翻合同,IP究竟是谁的?

李子柒“消失”的话题,引发了网红圈更深层思考。

新消费是年轻人的精神马杀鸡

有人说,90后是最幸福的一代。他们不用经历动荡年代,没有温饱烦恼,自己那点工资养活自己就好,会吃会玩,活得不亦乐乎

但也有人说,90后是最不幸的一代。他们虽生活安定,却也与所有可能改变命运的变革擦肩而过。爷爷一辈有改革开放的加持,爸爸一辈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列车。年轻一代却什么都没赶上。

赶不上趟的年轻人们虽然普遍认为自己有超越自身能力的本领,但大部分都在现实的压力之下,接纳了平凡的自己。实现不了暴富梦想的年轻人们,试图通过力所能及的消费,寻找些许精神慰藉。

亚亚:月薪3000,也想过自己的诗意生活

亚亚今年23岁,是一名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应届毕业生,大学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,现在在西安某事业单位工作。

作为无编人员,亚亚每月到手只有不到3000块。单位在西安郊区,消费稍稍比市区便宜一些。省着点花,倒也能实现基本的收支平衡。

但这个平衡状态非常脆弱。亚亚喜欢研究吃的,但吃的很难在自然温度下过夜,为了买冰箱,亚亚第一次使用了信用卡,每个月要还定额的钱。

基本上每个月工资一发,还了信用卡,交了电费、水费、物业费、话费这些硬性开支过后,留下的可支配收入就寥寥无几了。一旦有上千元的消费,这个平衡系统就会趋于崩塌。

亚亚的好朋友鱼儿一心想在西安买房,从自己还没毕业开始,就盘算着自己的购房大计。但亚亚不一样。从她知道西安房价的那一刻起,她就再也没想过买房这件事。

“西安房价1W+一平,对我来说真的很没必要。不如回老家买房。”

亚亚是个精致的单身主义者,虽然每月可支配收入不多,但她非常热衷于装饰自己的房子。

“虽然房子是租的,但生活不是啊。把日子过好了,那心情也会变好的。”

亚亚尤其喜欢淘各种各样的小家电。烤肠机、小烤箱、空气炸锅、小电锅配了个全套。比起传统的家电,小家电不仅颜值高而且便宜,很适合独居者使用。

每天下班回家后,她都会买新鲜的菜品,在厨房一顿忙活,然后给自己做一顿大餐。

有的时候朋友来家里做客,她还会自己调一壶可乐桶,可乐里倒点威士忌,加两片柠檬,再在餐桌上点上一圈香薰蜡烛,放一期新鲜的综艺,两个人坐在地上靠着沙发,享受久违的舒适。

新消费是年轻人的精神马杀鸡

亚亚的家(受访者供图)

每次亚亚发朋友圈,评论区里就有一群人争着抢着想做亚亚的室友,但求室友的声音除外,还有一些“求抱富婆大腿”的声音。

看到这条评论后,亚亚按熄了手机屏,露出一抹很玩味的笑。

“你看,这些小东西真的能起到增加幸福感的效果,十几块钱的香薰蜡烛一摆,格调就上来了。这些厨具才多少钱啊,但是这些东西却可以最大限度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感。

小资生活自己也可以做到,只要自己肯动手,就算月薪3000,别人也觉得你是富婆。”

对于亚亚来说,自己的生活方式为自己带来了幸福感,那些她买来提升幸福感的小物件,也在无形的改变着她的气质。

大徐:月薪1W+,我想把生活过成万花筒

大徐的生活和亚亚有很大的不同,17年毕业的大徐已经迈入职场三年,工作一路顺风顺水,在大学同学里,大徐的收入还算不错。

她是典型的事业型女生,身边朋友一个一个都有了家庭,十一期间,大学最后一个室友也即将开启二人生活,她也第三次当了伴娘。

家人和朋友也不是没有劝过她,但每次一谈到婚嫁问题,她就会说:

“男人有什么用,不如搞钱。”

大徐说,自己不找对象的原因有很多,虽然自己不谈恋爱,但是还是相信爱情,不谈不是没有,而是不想将就。如果谈了恋爱,可能会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,还要生很多没必要的气,太麻烦了。

大徐很喜欢一个人呆着,她也想过自己好好的整理一下家,好好的做顿饭,拒绝外卖,但是实践证明,她可能的确没什么做饭天赋,做了两次难以下咽的可乐鸡翅和蒜香排骨后,她就接受了自己是个厨房白痴的设定。

“没办法,上 帝给了我貌美的脸庞,那它剥夺了我做菜的天赋我也就认了,毕竟我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女孩子。”

大徐很懂护肤,也会定期去美容院做面部护理。但是仅仅局限于护肤,对于整形这块还没涉猎。最近小徐有了想做双眼皮的想法,但是还在酝酿中。

每次放假,大徐都会给自己定个假期计划,以防止自己摊在家里。如果假期长,可能就会来场旅行,如果时间短,就会在市内定个游玩点,在小红书微博、抖音上翻翻自己关注的博主都去了哪些地方,然后去打卡。

大徐非常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,什么她都会去试试。盲盒刚出来那会,她会专门买来研究;哪个地方开了新店,她也会第一时间将其纳入自己的行程单。据她自己所说,自己可是在成都喝到喜茶的第一拨人。

新消费是年轻人的精神马杀鸡

大徐的想去清单(受访者供图)

最前线丨蕉内首店入沪,年内将开设四家门店

新消费品牌的“消费升级”。

大徐的生活状态并非一日养成,在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她也经历过一段瓶颈期。

“平时工作真的挺累的,我之前其实也尝试过,假期就在家里摊着,什么也不做。大概持续了三个月左右吧,我发现我的生活里除了工作什么都没有,一度非常焦虑,甚至对待工作也会产生厌倦心理。”

尝试新鲜事物,是大徐工作之外的调味剂,每一笔消费,都能带给大徐安全感。

“我尝试的东西越多,对这个城市就多一分了解,我的每一笔消费,都是我在这里留下的痕迹。留下的痕迹越多,我离这个城市就越近。

大徐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,让一个人的足迹留的更多更远一些,这是她一个人的浪漫。

阿雅:汉服创业者,把爱好变成职业

阿雅是个看起来很恬静的女孩子,平时总是带着一副框架眼镜,喜欢穿素色的衣服,心情好或者节假日时,会身着汉服出门。

目前,阿雅的衣柜里已经有了十几套汉服,各个制式都有涉猎。她对汉服的喜爱,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。

最开始接触汉服,是在2016年。当时她所在的汉服社团举行了一个学射箭的活动,给每位社员都发了一套汉服,并要求她们全程身着汉服完成整个活动,那是她第一次穿汉服。

“感觉很奇妙,穿上汉服后,会不自觉地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,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迫使自己端庄起来。”

上了大学后,阿雅加入了汉服社,并从干事一路做到了社长。她还受邀成为汉模大赛的嘉宾,还参加了《中国诗词大会》陕西赛区的面试选拔。

新消费是年轻人的精神马杀鸡

阿雅参加中国诗词大会(受访者供图)

阿雅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姑娘,有种小女生的俏皮感。除了汉服外,她的常服里,JK也占了一席之地,但是数量远没有汉服多。

破产三姐妹,阿雅爱上了两个。阿雅家庭条件优渥,大学期间每个月的生活费都在3000+,所以在钱上面,阿雅几乎没有担忧过。除非到了月底,又恰好碰上店铺出新品,只有这个时候,阿雅才迫切的希望自己的钱再多一些。

市面上的汉服价格参差不齐,但是配齐一套至少也得需要600以上,另外有一些品牌汉服服饰会更贵一些,一套可能几千上万。

好在近几年汉服事业大爆发,出现了像“兰庭若”一类的平价汉服品牌,在学生党能接受的价格范围内,给了他们氪金的机会。

大学时期是阿雅对汉服之爱膨胀的四年,毕业后,阿雅也从事了汉服配饰的相关工作。她自己去图书馆查阅相关典籍,在古时首饰上加上些现代元素,制作适合现代环境的汉服配饰,然后放到网店上售卖,现在销量也还不错。

买汉服、做首饰是阿雅最喜欢做的两件事情,她把对汉服的热爱贯穿了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对于汉服市场,她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。

“我常常看到一些所谓的汉服爱好者嘲笑别人穿盗版,但其实我觉得没必要这么苛刻。可以把那些与古时不符的汉服统称为汉元素服饰,无论是汉服还是汉元素服饰,穿它都是对我国古典文化的认可,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。”

对于汉服圈的这些纷纷扰扰,阿雅不想多管,她只想安安心心的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。汉服能给她带来莫大的安全感,每次在生活中遇到些难以介怀的事情,看到自己一个衣柜的汉服,心里就会稍微平静下来。

阿雅说,她很幸运自己接触到了汉服,是汉服给她平平无奇的生活平添了不少乐趣,也成就了自己的气质和事业。

“虽然现在汉服配饰行业仍然是个小众行业,但我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年轻人在消费中求变

亚亚、大徐和阿雅是当代年轻人的一个缩影,从她们的消费观念、生活观念和择业观念中,我们可以窥见,无论收入是多是少,她们总会想尽办法提升自己的生活水平,她们不再有很深的金钱焦虑,穷有穷的玩法,富有富的活法。

TA们不怕任何事,唯一怕的,是跟不上世界的节奏,活不出创新的自己。

没能赶上变革热潮的年轻人们,试图在消费里求变,在账单里寻创新。

TA们不屈于现实,渴望通过消费新意让自己波澜不惊的生活有那么一丝丝的浮动。

曾经的消费市场是头部大品牌的天下,而今消费变局正在逐渐发生。钟薛高、元气森林、三顿半、花西子等一大批新型消费品牌诞生,表现十分亮眼。

新消费是年轻人的精神马杀鸡

95后、90后为代表的年轻消费者逐渐成为新消费的主力人群,他们追求个性化的消费市场,以“提高生活品质”和“休闲娱乐”为消费目标。

相比起老一代“能省则省”的消费观念,新一代消费者呈现出明显的利己主义,自己快乐最重要,其他啥都甩一边。

现在的年轻人们,只想躺在新消费的浪潮之下,舒舒服服的做一套精神马杀鸡。

为了放松,也为了自由。

注:文中亚亚、大徐、阿雅皆为化名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银杏财经”(ID:yinxingcj),作者:江月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亚马逊、福特力捧,估值近800亿美元,特斯拉头号劲敌要上市

电动皮卡的乱战江湖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870t.com/archives/1634.html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