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宇宙医疗,或许比元宇宙来得更早一些

惜别公域流量红利,流量电商的终局在哪?

潮牌——吹响冲锋的“私域号角”。

你是否想象过世界未来的样子?

在科技发展如此之快的时代,每一天的技术更迭与突破,都让我们与“新世界”离得更近。我好奇,这个“新世界”会是赛博朋克的样子吗?想象一下《攻壳机动队》或者《银翼杀手》的画面,这种“高科技、低生活”的场景,大概不会是身为人类所追求的场景吧?

元宇宙医疗,或许比元宇宙来得更早一些

那时,我们又是如何寻医问药?如何手术?患病的疼痛会不会被减低呢?我更加好奇了。

最近大火的一个概念可能会给我们答案——元宇宙(Metaverse)。元宇宙的概念最早出现在1992年尼尔·斯蒂芬森(Neal Stephenson)的科幻小说《雪崩》(Snow Crash )中,又在今年7月份,因为Facebook CEO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的言论而再次引爆,扎克伯格称Facebook将用五年的时间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为元宇宙公司。

所以,元宇宙到底是什么?

元宇宙医疗,或许比元宇宙来得更早一些

关注元宇宙的投资人Matthew Ball给出了元宇宙的几大特点:持续性、实时性、兼容性、经济属性、可连接性、可创造性。

这是一个不会被打断的世界,和我们的现实世界是实时对应的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;当然也可以在这里通过出卖劳动力换取工资,或者通过投资理财获得回报;这个数字世界里的数据和单位也互通的,不会存在现在不同的平台之间使用不同代币的情况;当然也存在组织机构公司这些团体——

你可以认为“元宇宙”拥有现实世界的一切形态。想象它是一个“实体化”的互联网,我们不仅可以在其中查看内容,还可以置身其中。现实世界中的所有人和事都被数字化地投射在了这个云端世界里,你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做任何你在真实世界中可以做的事。并且不同于用电脑或者手机上网,我们在元宇宙中会拥有真实的体感。

像《雪崩》中描写的一样,你还会有一个自己的“化身(Avatar)”,以第一人称的形式漫游在元宇宙世界中,目前对元宇宙比较完整的诠释就是电影《头号玩家》(Ready Player One)中的虚拟世界“绿洲Oasis”——但Oasis并不是完整的元宇宙。

元宇宙医疗,或许比元宇宙来得更早一些

你可能被我绕晕了,没关系,我们今天不是为了科普元宇宙,甚至说并没有人能准确的描述出元宇宙真正的样子,大家才刚刚达成共识而已。但是疫情的到来的确让元宇宙的想象来得更快一些——毕竟大家没办法远游,只能“神游”——对虚拟世界的沉浸体验就有了更多的需求。

是的,元宇宙不可或缺的技术,除了最底层的基础建设之外,XR(Extended Reality,拓展现实技术,指通过计算机技术和可穿戴设备产生的一个真实与虚拟组合的、可人机交互的环境,概念中包含了AR/VR/MR等)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看到了XR技术,“元宇宙”这个镜花水月般的概念在我的脑海中终于清晰了一些,这也解决了我开篇的困惑:元宇宙的医疗场景是什么样子的?

早在十年前,我国就已经有使用AR技术为患者做脑动脉瘤手术的论文了,到今天,XR已经应用在超过一万五千台手术中了;学校使用VR技术为学生进行解剖教学;利用VR帮助孕妇减轻分娩疼痛——也许“元宇宙医疗”会比“元宇宙”来得更早一些。

都说元宇宙的构建离不开游戏,位于纽约的游戏制作公司Statespace已经将医疗健康与游戏结合在了一起,并筹集了超过9800万美元的资金。Statespace的Aim Lab是一个训练玩家射击瞄准的程序,首席执行官Wayne Mackey虽然是一名游戏制作者,同时也是纽约大学神经科学博士,在Aim Lab在Steam平台的月活达到500万后,Mackey有着将游戏和神经科学联系起来的计划。

《雪崩》来的那一夜

原作者斯蒂芬森笔下更真实的元宇宙长什么样?

如今,Statespace通过与西奈山医院就脑瘫进行合作和研究,与印第安纳大学和特拉华大学合作开发脑震荡应用程序,以及与神经技术初创公司Kernel合作,扩大了他们的数字健康领域的业务。比如,中风康复的商业应用。

元宇宙医疗,或许比元宇宙来得更早一些

除了用游戏的方式研究神经科学,手术当然也会是未来医疗中的重要环节。

在通常的手术中,躲避错综复杂的人体结构去定位病灶,可以说是手术的一大难关,如果在术前能有一个逼真的模拟教学,或者在术中有精确地引导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Surgical Theatre便是为解决这个痛点而来的——不同于用3D打印技术来做术前模拟,而是用更加轻盈的方式。

通过360° XR可视化技术为患者及外科医生提供沉浸式的、由内而外的患者解剖结构视图,使他们能够看到看不见的位置——从患者参与、手术计划、医生跨学科合作到进入手术室,可在患者的整个门诊及手术过程中提供帮助。

9月2日,在以色列一岁大的连体双胞胎头部分离手术中,医生使用了基于MRI、CT和血管造影扫描图像的3D模型模拟双胞胎血管、脑膜、颅骨和皮肤连接之后,使用了Surgical Theatre的VR模型,以便对手术进行模拟并以最准确的方式进行规划。

元宇宙医疗,或许比元宇宙来得更早一些

今年4月,Surgical Theatre宣布与美敦力合作,为颅骨手术提供增强现实平台。

美敦力将其StealthStation S8手术导航系统与Surgical Theater 的SyncAR 技术相连接,为神经外科医生在复杂颅骨手术过程中提供实时、更加清晰的视野,该组合技术有望提高复杂颅骨手术的精度和效率,使外科医生能够看到隐藏的解剖结构和血管结构、病理和扩散张量成像。

元宇宙医疗,或许比元宇宙来得更早一些

如此火热的领域,大厂的身影也必不可少,微软也在关注医疗健康领域。Holo Lens 2是微软研发的头戴式硬件设备。戴着Holo Lens 2可实现和Surgical Theatre的360° XR相似的功能,医生可以在手术前、手术中和手术后使用,以更低的成本为患者提供更快更优质的护理。

“在手术时全息投影,加上患者自身的数据,可以减少手术时间、并发症发生率和辐射暴露。”“在向患者解释程序时,XR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,因为我们可以用交互式3D图像来说明一切,以更好地消除他们的担忧。”医生们如是说。

医生的本职是“救死扶伤”,在物理世界如此,XR技术也的确让人们更加健康和长寿,但元宇宙的医疗景象就会止步于此吗?脑机接口、AI、IoT、体感设备、量子计算等技术的高速发展,必然也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想象空间。

元宇宙能令我们在物理世界中更加长寿吗?可以把我们的痛感消除吗?我们会在元宇宙中拥有嗅觉和味觉吗?盲人会在元宇宙中拥有视力吗?或者像《上载新生》(Upload)一样,肉体消亡后,精神意志在数字世界中被延续下来?如果元宇宙可以“逆天改命”,那么时间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还有意义吗?

政治经济学者弗朗西斯·福山(Francis Fukuyama)在《我们的后人类未来》(Our Posthuman Future: Consequences of the Biotechnology Revolution)写道“生物技术会让人类失去人性……但我们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失去了多么有价值的东西。也许,我们站在了人类与后人类历史这一巨大分水岭的另一边,但我们却没意识到分水岭业已形成,因为我们再也看不见人性中最为根本的部分。”

在元宇宙到来的新世界,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CyberMed丨赛博医客”(ID:cybermed2050),作者:donut阿婆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泡泡玛特、話梅疯抢入驻,消费品牌如何“薅”环球影城流量?

“800个”明星网红出没的环球影城,成为了品牌营销香饽饽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870t.com/archives/1807.html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