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找颜王徐志胜,遍地新生月入1500

70-20-10:让创新照进现实的黄金比例法则

70-20-10:让创新照进现实的黄金比例法则,当人们觉得他们真的是团队的一部分时,就会更投入到组织的成功愿景实现中去。

“当狼把羊吃了,狼就是羊。”

“我以为我这张脸,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了,直到我开始脱发。”

“我不干脱口秀,但,我就是懂。”……

这些金句都出自脱口秀大会第四季。根据腾讯视频网页数据统计,第9期播出后,第四季的总播放量已超20亿,豆瓣评分为7.4分,全网话题关注度和讨论度都很高。

第四季的收官之战即将来临,七强选手都已尘埃落定,其中不乏观众们熟知的“老面孔”杨笠、呼兰、庞博、何广智,而另外3位新人选手徐志胜、周奇墨和肉食动物组合也颇有后浪之姿。

因自嘲长相而出圈的徐志胜,毫不忌讳将自己个人经历写成段子,收获了网友们的一众好评,被亲切的称之为脱口秀的“颜值担当”。“北志胜南广智”里的另一位选手何广智,在今年的脱口秀大会上也加入“卖丑”行列。

历经四季,脱口秀演员们创造的“梗”层出不穷,当之无愧是段子的“生产工厂”。与此同时,这些段子的“生产者”——脱口秀演员们也在不断迭代更新,甚至能感受到“只见新人笑”的竞争局面。

但光鲜明亮的背后,脱口秀却是一份随时会从高空摔倒地板上的风险职业。

难以摸透的小众喜剧

作为喜剧下的细分市场,脱口秀在中国诞生的时间并不长。

追溯中国早年间的脱口秀综艺,都是以主持人为节目核心来进行脱口秀演出,《金星脱口秀》《一周立波秀》都具有极强的个人特色,以主持人的独有风格来吸引观众。

直至出现了《80后脱口秀》,让最早一批脱口秀演员站上了舞台,以轻松、幽默调侃社会百态的形式受到观众喜爱。

近两年,通过《吐槽大会》和《脱口秀大会》的爆火,脱口秀演员才算正式进入公众视野,从喜爱到深爱,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踏入这个行当。据CBNDATA数据显示,2017年便有4万人开始接触脱口秀演员这个职业,如今这个数字只会越来越庞大。

然而,整个行业对初入脱口秀的“新生们”并不友好,没有系统化的培训机制,初学者相互切磋交流的机会也很少。目前,全中国成规模的脱口秀俱乐部极少,且中国最有经验的脱口秀演员的经验也不超过10年。

对于非脱口秀爱好者而言,观众会把综艺上所接触到的脱口秀演员们当作“金字塔的顶尖”,或者通过短视频、图文的形式来接触到这批演员。脱口秀演员们也会将此类综艺视作成名的快速通道,可惜的是节目不能天天办,脱口秀演员的内容生产也不是流水线工程。

市场起步晚、展示平台少、无法捉摸观众喜好,种种因素让脱口秀仍是小众喜剧。

能吃饭的人很少

能让脱口秀演员脱离“贫困”苦海的,便是成名。

早期的脱口秀演员梁海源曾在《人物》的采访中透露,自己的商演一个月办一场,一张票卖80块,到场的观众能有两三百个,除去外请演员的差旅费和剧场的分成,剩下的钱仅够一起吃个夜宵。

脱口秀演员何广智

脱口秀演员何广智还未成名前,便开始把脱口秀当作全职工作,一个月只能挣1500元,自我调侃在上海完全没有买房的压力。成名后的何广智,直言正式踏入“舒适区”,把家搬到了市中心。成名与否,对脱口秀演员来说有着质的区别。

全域数字化营销运营平台Whale帷幄宣布完成B轮融资

全域数字化营销运营平台Whale帷幄宣布完成B轮融资,本轮融资将全面扩大帷幄的市场化规模和海外布局,并持续升级帷幄营销云(WhaleMarketingCloud)和帷幄开放平台(WhaleOpenPlatform)的产品竞争力。

而脱口秀演员与影视剧演员一样,能不能火起来都属于“玄学”。

要想让观众先看到你的内容,记住你这个人,再愿意掏钱去线下看演出。脱口秀演员成名的两大关键要素:观众缘和内容。

观众缘顾名思义,观众对脱口秀演员个人台风的喜爱程度。作为演员行业的一种,脱口秀对于肢体动作和口才表达能力的要求只会更高。同样的文本,交给两个不同的人,演绎出来的舞台效果会完全不同。

脱口秀演员杨笠的观点

当脱口秀演员碰上内容创作的瓶颈期,便可能被观众轻易抛弃。譬如因“普信男”爆火的杨笠,在今年的脱口秀大会上被观众认为缺少了“锋芒”,文本不够好笑了。

就像成名后的李诞,观众似乎很难看到他在内容创作上有新的建树,却能在各大综艺中看见他的身影,他“综艺咖”的身份远远大于他脱口秀演员的身份。如此看来,即便喊着“每个人都可以做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”口号的李诞,自己却也不能免俗。

并且,由于脱口秀需要输出很强的个人观点,也很容易招来非议。

杨笠脱口秀大会上探讨的内容多次涉及两性话题,其“普信男”“男人还有底线?”的话语,被指责其存在歧视男性之嫌。因此,杨笠也被扣上为“女拳斗士”的称号,更有甚者直言杨笠不谈男人就写不出段子。在内容创作上,一旦涉及敏感话题,脱口秀演员就得背负相应的争议。

另一位脱口秀界的前辈王自健也曾因言语中冒犯、乃至侮辱残疾人群体而饱受争议。此事发生后,王自健便开始渐渐隐退,不再出现在公众舞台上。

身为脱口秀演员,同时也是公众人物,他们在聚光灯下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,也需要承担一夜之间跌落神坛的风险。

僧多粥少,脱口秀演员出路难寻

无论是《吐槽大会》,还是《脱口秀大会》,背后的制作团队都指向一家公司——笑果文化。

处于行业头部地位的笑果文化,成立于2014年。从融资经历上看,主要集中在2016、2017年这两年,正因《脱口秀大会》《吐槽大会》的爆火,获得王思聪、天图资本、CMC资本等VC青睐,然而,目前融资进度还停留在B轮。

笑果文化融资历程

而反观行业内另一家竞争对手单立人,自2018年拿过一轮千万元级的A轮融资后,至今再没有新的融资消息,远远不及笑果文化。

可以说,在脱口秀界,笑果文化处于制霸地位。

据笑果文化透露,其售卖线下演出票的小程序已有百万级别的用户。从2020年7月入驻上海新天地的笑果工厂,到年底便已经举办超过200场商业演出,上座率达99%,自然客流量超过10万人次。普通单场票价定在380-580元的价位区间,如果出场的卡司够大,票价会再贵两三百。

这是一组非常好看的数据,笑果文化的演出座无虚席,也常常会出现“一票难得”的情况。这些脱口秀演员能赚得盆满钵满,但这些前提得是笑果文化旗下的。

要想登上笑果文化这艘大船并非易事。

据悉,笑果文化旗下演员数量在百人左右。从目前的竞争形势来看,4万个人里只有百个人能真正踏入行业的头中部领域,“僧多粥少”的情况才是众多脱口秀演员的生存环境。

即便正处风口,但对于想要踏入从事此行业的“新生”们都是不小的挑战,可能面临的是无法成名且吃不饱饭的两难境地。

选择做脱口秀演员的人,都是冒险家。

【本文作者胡语彤,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:锌财经授权发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出处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投资界立场。如内容、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,请联系(editor@zero2ipo.com.cn)投资界处理。】

上线「小时购」:京东电商之外的第二大战场

上线「小时购」:京东电商之外的第二大战场,在即时零售领域,京东并非初来乍到。京东到家、京东全渠道事业群等都是过去7年京东对即时零售的探索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870t.com/archives/2549.html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