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名医学生跪地救人,为何反遭恶评?

  珍爱救人者——当他们是或不是医生

  文/张田勘

  发于2020.9.07总第963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克日,一则“两名医学生跪地救人无效后痛哭”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烧议。视频显示,事发当天,在湖南常德火车站,一名男子突然倒地,两名女医学生看到后立刻上前抢救,举行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,整个历程连续近20分钟,直到救护车到达现场前,两人一直没有放弃。

  遗憾的是,该男子最终抢救无效离世。这个效果令两名医学生遗憾和伤心不已,脱离现场时还不停地抹泪,这一幕也被火车站的公共视频拍了下来。

  然而,令人不解的是,两名医学生不仅没有受到表彰,反而遭到一些网友的恶搞吐槽:“越日男子家族把两名学生告上法庭,原因是两名女生没有行医资格证⋯⋯”

  对此,两名女生曾通过学校回应:(感应)有点受伤,不想纠结此事。她们所在的成都中医药大学则旗帜鲜明地示意,两名学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医学生誓言,拟于新生开学典礼上授予其校长特别奖。

  不外,令人惊讶的是,恶搞医学生救人的吐槽竟然获得了6.1万点赞,也许其中一些人是无意识地为了恶搞而恶搞,以背离主流价值观和人类的普遍道德感来取乐和获得关注,但另一些人真的就是三观“跑偏”,美丑不分,善恶不辨。

  《民法典》里的“好人法”

  “人溺援之以手”向来就是中国人推许的公共伦理和价值观,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”也是全人类尊崇的伦理。遗憾的是,救人的效果总有两面,一种是救活,另一种是因种种原因而难以救活。即便没能救活病人,无论如何都不应受到冷笑,也不应当受到追究。而后者更是在现代社会借助文化智慧和理性的认知,由执法予以了确认——这就是“好撒玛利亚人法”。

  《圣经·路加福音》十章25至37节的一个故事是,一名犹太人被强盗掠夺,受了重伤,躺在路边。曾经有犹太人的祭司和利未人途经,但不闻不问。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途经,掉臂隔膜,动了慈心照应他,在需要脱离时自己出款项把犹太人送进旅馆。以是被称为“好撒马利亚人”。

  在这个故事的基础上,欧美国家制订了《好撒马利亚人法》(Good Samaritan law),划定给自愿向伤者、病人救助的救助者免去责任,目的是使无所畏惧者做好事时没有后顾之忧,不用忧郁因过失造成伤亡而遭到追究,从而激励旁观者对伤、病人施以辅助和救援。

  在中国,也有被称为“好人法”的类似的执法条款。《民法典》第一百八十四条,“因自愿实行紧抢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负担民事责任。”

上海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例

据上海卫健委官方微博消息,9月3日0—24时,上海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,报告5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病例5为中国籍,在菲律宾工作,9月2日自菲律宾出发,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,期间出现症状。

  在民法之外,中国各个都会也颁布了当地的“好人法”,如2016年11月,《上海市抢救医疗服务条例》明确划定,紧要现场救护行为受执法珍爱,对患者造成损害的,不负担执法责任。

  2018年10月1日,《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抢救条例》划定,“现场施救者对伤病员实行善意、无偿的紧抢救护行为受执法珍爱,造成被救护者民事损害的,其责任可予以免去。”

  可以看到,“好人法”也是有一些条件规范的。一是救助人的紧抢救助行为是基于自愿,即无所畏惧、助人为乐的行为;二是必须是在紧要事件发生现场,这种救助是无偿的;三是在病症或危险事前不存在“照应提供”关系(如怙恃与孩子或医生与患者关系)。

  第三个条件就是明确,现场的抢救不是专业救助行为,即医生与前往就诊的患者已经杀青的医患关系,由于这种关系自己就决议了医生必须救治患者,以是不属于“好人法”的局限。

  谁来珍爱医生“超局限”

  一些人以为,医生不在自己供职的医院抢救病人是违法,是超局限执业。而且,尚未取得医师资格和从业资格的专业人员在医院以外的地方抢救,也属于违法,因此指责这些人是画蛇添足,或者是美意做坏事,固然要受到舆论指责,甚至执法惩处。

  2019年3月17日,从贵阳开往北海的D3563次列车上著名游客突发疾病,紧要状况下,正在列车上的女医生陈瑞实时伸出援手救治。但随后列车工作人员要求陈瑞医生出示其医师证,并要求其写出情形说明。这件事告诉我们,即便医生在不是自己供职的医院内抢救病人,也是有风险的。

  现在,一些网友恶搞两位医学生,称她们没有行医资格证,以是病人家族起诉她们。这个恶搞的前一部分是事实,两名女医学生都是成都中医药大学的研究生,既无医师资格,又无从业证实。然则,放到“好人法”来审阅就很简朴,正由于她们没有行医资格,属于普通人,以是完全相符“好人法”的划定,在紧要现场救护若对患者造成损害,不负担执法责任。

  更何况她们救人是否有错、是否与被救男子的殒命有关,并没有科学结论来证实。事实上,人们通过视频看到,这两名医学生的抢救操作相符规范,一点不亚于有抢救履历的医生。而且事后的观察也证实,只管她们只是医学生,然则已经完成了临床实习,而且抢救过病人,有一定的临床行医履历。这说明,她们的抢救行动是对照专业的。

  另一方面,即便她们已经结业,获取了从医资格,在火车站的救人若是发生意外,也属于免责局限。凭据原卫生部《关于医师执业注册中执业局限的暂行划定》,医师对病人实行紧要医疗救护的,不属超局限执业,也就是不能据此来处罚医生。

  所幸猝死男子的家族比这些恶搞网友更明白“好人法”,其心里的良善也与恶搞网友如云泥之别。家族称,必须要对两位医学生的行为示意感谢,不明真相随便谈论是不道德的行为。若是两位医学生的救人行为被恶搞并获得赞许,甚至让两名医学生真的举行赔偿,往后遇到困难,很多人就不敢伸手救人了。

  希望死者家族的认知和行为体现了今天国人的伦理底线,否则那些恶搞两位女医学生的人多了、对此点赞的人多了,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就“没救”了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20年第33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【编辑:黄钰涵】

原创文章,作者:870t新闻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870t.com/archives/32800.html